遭迟缓儿吐口水!治疗师「心疼不计较」

2020-05-29 159次浏览 770个评论
遭迟缓儿吐口水!治疗师「心疼不计较」

※本篇【小柠檬】专栏文章作者为代笔,内容为受访者经历,涉及个人观感,请斟酌阅读。

※职业:我是语言治疗师

文/D.K.

「来,把红色的球放到这里。」

我是一名语言治疗师。对大多数人来说,这可能是个非常冷门的职业。我的工作内容,包含但不限于治疗语言理解或表达有障碍的患者。这其中有许许多多迟缓的孩子、中风脑伤或头颈部癌症的成人个案。只要是与「沟通障碍」有关的个案,都可以是语言治疗师介入的对象。而今天这个孩子,是我第一次代班遇到的个案。

我扶着这孩子的手,带着他执行这个动作指令。而他的妈妈在一旁紧盯着看,手还拿着笔记记录我做的事情。不说还以为,我又回到实习的时候,天天受督导考核的情景。

「对,很棒哦!」我拍拍手比个讚,告诉孩子他做到了。

「呸!」突然间,这孩子的口水又喷向我。

「不可以哦!」我出手制止,但他又反过来抓捏我的手臂,而且力气之大,很明显可以看到皮肤下陷的痕迹。满痛的,其实。

「弟弟不可以这样!老师,对不起、非常对不起!」

这孩子有严重的语言迟缓,理解跟表达能力都非常受限。此外,这孩子还有攻击行为,我观察到妈妈的手上或脸上,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痕,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这孩子抓出来的。不仅如此,这孩子会调皮玩口水,因此整堂治疗课下来,我的治疗袍上,满满接受了他的「洗礼」。

「没关係、没关係。我们继续练习。」我拿起为在孩子颈项上的口水布,仔细地把他脸上口水的痕迹擦拭乾净。再顺势地,继续训练他动作指令的理解能力。这一连串动作在这堂治疗课不断地重複。

遭迟缓儿吐口水!治疗师「心疼不计较」


▲语言治疗师的工作也时常接触到发展迟缓的孩子,或是有脑伤、癌症的成人个案。(图/当事人提供)

「呸!」这孩子又调皮地喷出口水,这次刚好喷到我脸颊上。

「老师,真的很对不起、真的非常抱歉」

「没关係,我们先让他坐着冷静一下。」我拿起拭净布擦擦眼镜,等等还要继续处理。

我虽然接触过很多调皮的孩子,但遇到频频跟我道歉的家属,却是第一次。

因为时间有限,所以我只想着把事情做好,所以我没有把家属的道歉放在心上。这一次的语言治疗课程,就是在一片道歉声中进行,对我来说是非常特殊的经历。这一行的工作,常常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们,因此面对任何棘手的个案,都要处变不惊是基本功。

「老师,你的手有没有怎幺样?真的非常抱歉,他不是故意的」妈妈看似很害怕,担心我放弃他的孩子一样,不断地跟我赔不是。

治疗课程结束,我带着了这对母子离开治疗室。

「老师,下次还会遇到你吗?」

「不巧我刚好是来代班的,不过有机会你们还是看的到我来这里支援。」

「嗯,好。但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。」

我目送着这位妈妈抱着孩子的背影,慢慢走远。于是,我继续回我的治疗室,接应下一个家庭、他们的故事。

遭迟缓儿吐口水!治疗师「心疼不计较」


▲工作时常遇到调皮的小孩,但这是第一次有家长为了小孩的行为频频道歉。(示意图/取自免费图库Pexels)

我想起学生实习的时候,第一次接触比较难处理的个案,我心里带着的常是很大的恐惧感。先是担心自己做不好分内的事情、忧虑受到督导或是家属责难

这个社会上,準备迈入各行各业、各样专业的人,都是从基本的事情亲自做起,然后必然经历各样委屈与变故。最终,慢慢地不再害怕、慢慢有了自己的做事原则。直到有一天,我们可以很不慌不忙地、坚定而温柔地,完成每个受委託的事情。

回过头来看,我们会庆幸自己的成长,庆幸自己过去曾经遇过那些事,进而使我们成为今天的样子。

遭迟缓儿吐口水!治疗师「心疼不计较」

职业│主题投稿 你也有不吐不快的工作奇葩事吗?现在来投稿,发洩负能量、还有机会成为驻站作家,下个主打星就是你!

键盘小柠檬脸书社团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!